爬虫

有时候,我会被间桐脏砚(?)诅咒,变成一只爬虫。哦,对了,我说的是百度和谷歌用的爬虫,不是你刚刚踩死的那种。好在诅咒通常不会持续太久,当天睡觉之前就会解除。

就拿前天下午来说,我在Gmail里打开了诅咒的载体,一封来自Segment Fault的邮件。邮件的内容是该网站最近一周的热门话题。我点开了几条我感兴趣的,然后开始看其中的第一篇。 为了更详细的了解文中介绍的内容,我在第一篇里点击了几个链接,并且搜索了文中一些我没听说过的词。然而,递归才刚刚开始。

一个小时以后,我已经广度优先的爬过几百个链接,Chrome已经拥有七十多个标签。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,只是漫无目的在爬着。两个小时以后,系统开始提示页面文件不足。三个小时以后,我的自我意识有所恢复,我有意识的将递归控制为尾递归,并且开始关闭一些标签。四个小时以后,我关闭了最后一个页面,把它加到了书签栏里。

都是时臣的错。

Written on February 7, 2015